我已授權

注冊

中邦水務接手燙手山芋:子集團遭舉報 非法傾倒被督辦

2019-06-15 09:10:47  

  剛被中邦水務(00855.HK)接手的康達環保(06136.HK),卻因固廢處置不當被掛牌督辦。

  6月12日,《中邦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調查獲悉,康達環保旗下的康達環保高密水務有限集團(以下簡稱“康達高密”)存在大量污泥違規傾倒問題。該集團在山東省高密市有三處地點的污泥處置不當較為嚴重。其中,在順河高速路南30米、向西200米的大坑內存有污泥約60000立方米;西外環高架橋西苗圃院內存有污泥4968噸;高密第二污水處理廠西墻外傾倒污泥占地約20畝。

  高密市生態環境局人士告訴記者,現在這些污泥正在處理過程中,已對該集團作出行政處罰。

  “咱們集團只是處理污水,至于產生的污泥都是由當地政府來統籌處理。”康達高密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外示,咱們處理的這些污泥都是政府指定的地點,并非集團非法傾倒,至于傾倒的地方是否合規,政府應該為責任承擔主體。

  整改未到位

  2018年12月24日至28日,在高密市經營了十余年城鎮污水處理業務的康達高密,卻因污泥處置問題,被信訪舉報到生態環境部。

  2019年1月14日,由于被舉報后污泥傾倒問題未整改到位,傾倒的污泥仍未清理徹底,被山東省生態環境廳實施掛牌督辦。

  山東省生態環境廳發布《山東省生態環境廳關于對康達環保高密水務有限集團污泥非法傾倒案實施掛牌督辦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指出,發現康達高密存在大量污泥非法傾倒問題。傾倒點主要分布在以下五處地點,順河高速路南30米再向西200米;大牟家村西;孚日熱電北廠對面院內;西外環高架橋西苗圃院內;高密第二污水處理廠西墻外。同時,要求高密市人民政府“要采取有效措施,認真進行整改,確保非法傾倒污泥問題依法處罰到位、整改到位、追責到位,實時向社會公布案件查處情況,接受社會監督。限于2019年8月31日前結束整改。

  事實上,這次污泥傾倒問題來源于康達環保內部員工舉報。剛剛從中邦水務調到康達環保任高管的李明(化名)告訴記者,去年康達環保作為民營集團過度借貸100億元陷入破產危機,導致觸及內部員工的利益被觸動,他們內部互相舉報。

  公開資料顯示,康達高密成立于2006年,目前在高密市擁有多家污水處理廠,其母集團康達環保為中邦最早的環保集團之一,核心業務包括城鎮水務處理、水環境綜合治理及鄉村污水治理等,項目覆蓋山東、河南、黑龍江、浙江、安徽、廣東、山西、江蘇等省份。 今年4月,中邦水務斥資12億元入股康達環保,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大量污泥或造成污染

  6月12日上午,記者驅車來到高密市姜莊鎮趙家屋子村西南方,即上述《通知》中所列的第一個污泥傾倒點——順河高速路南30米再向西200米。下車后,可以看到一大片用鐵網圍住的荒地,上面長滿了野草,在金燦燦的麥田中異常顯眼。在該荒地的一角,能看到大量曬干了的污泥,呈深褐色,結為塊狀,明顯不同于周圍土壤,靠近之后仍能聞到腥臭味。

  據趙家屋子村民反映,“那片荒地原來是個大坑,里面都是傾倒的污泥,在這里起碼有六七年以上了。以前一直都是康達環保水務有限集團在這邊建的兩家污水處理廠來倒污泥。”

  《通知》顯示,該處泥坑估計最長處約180米,最寬處約150米,深度約2~3米,存有污泥約60000立方米。

  康達高密(高密第二污水處理廠)附近,記者驅車順著與北膠新河平行的道路前行,在集團西墻外發現另一處污泥傾倒點。該傾倒點占地約20畝,仍能看到部分污泥堆,且無“三防”措施。

  除此除外,記者在西外環高架橋西,順著路旁掉落的污泥痕跡,深入到一片苗圃中,發現了第三個污泥傾倒點。在現場有三臺挖掘設備正在同時動工,將原堆置此處的大量污泥進行轉移。《通知》顯示,該處存有污泥近5000噸,“三防”措施不完善,污泥多是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拉至此處,其中,高密第一污水處理廠占5%,高密第二污水處理廠占60%,高密第三污水處理廠占35%。

  6月13日,高密市生態環境保護局相關人員向記者外示,“污泥的問題,確實存在,已經行政處罰,且目前處理方案也已經有了,但因污水處理廠的管理單位是住建局,所以具體方案不由環保局來出。”高密市住建部門相關人士則稱“整改完后再進行透徹的解釋”。

  記者從高密第二污水處理廠的環評中了解到,“污泥處理中產生的污泥,由于含有大量的有機污染物,易腐化變臭,如不進行處理或妥善的處置,將對環境產生不良影響,造成二次污染,因此,必須對污泥進行必要的處理和處置。”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得知,污泥作為污水處理過程所產生的固體沉淀物質,是一種由有機殘片、細菌菌體、無機顆粒、膠體等組成的極其復雜的非均質體,有機物含量高,容易腐化發臭。

  “現在咱們已經請專家進行了鑒定,該污泥為一般固廢,不屬于危險廢物。”康達高密負責人告訴記者,此前污泥一般都是考慮與城市垃圾混合填埋進入垃圾填埋場。咱們集團是對污泥不具備處理能力,在建廠初期就有過協議,污泥由政府統一處理。至于現在出現的這些問題也不是集團行為,是政府主導。

  污水處理廠困局難解

  在業內污泥作為污水處理的副產物,一直沒有得到很好處理,“重水輕泥”的現象屢見不鮮。事實上,污泥處置是城市污水處理的“最后一公里”,如處置不當,會對環境造成二次污染。

  “我大概在該行業有十六七年了,整個行業的情況還是比較清楚的。這么多年污水處理廠的污泥問題都沒有徹底解決,這是行業普遍現象,不只是高密一家的問題。”李明向記者外示,在目前污水處理廠特許經營協議下,污泥處置的責任主體界定不清,此前應該都簽過協議污泥是政府來處理,咱們最多只是結束脫水和運輸問題。

  李明外示,現在來講,解決污泥的問題比較困難。首先是工藝,目前沒有一個非常成熟的工藝適合中邦的情況。像歐洲、日本等走完工業化的邦家,利用焚燒污泥的方法,每噸污泥的處置本錢大約三四百塊錢,能做到無害化。李明夸大,填埋是污泥階段性的處理,全邦各地基本都是這么處理,后來因為環境容量不足及環保要求提升,要重新焚燒,環球工業化進程都是如此,中邦壓力就更大,因為咱們用了30年走完了歐美上百年的工業化歷程。這些事都是客觀的,壓力就更大,但無論如何要面臨。

  另外就是污泥處置本錢誰來承擔的問題。“高密的情況是,咱們有個高密綠意新能源,來集中處置咱們自己污水廠的污泥,每噸政府給咱們170塊錢,這對咱們來說很有挑戰性,根本沒辦法賺錢。”

  “咱們現在的污泥處置,實際上是暫存,絕對不是非法。在咱們集團墻外放著,沒有亂排、隱藏,也沒丟到河里、溝里,只是在沒有找到最終處置方法之前的‘暫存’。”李明告訴記者,污泥問題發生后,集團認真推進整改。“此前這個項目(污泥處置)的測算結果要花1.5億元到1.8億元左右的資金投入;現在咱們透過對技術、工藝的多方選擇對比后,現在的長期資本開支下降到3000萬元以下。咱們非常清楚公共項目最終的開支是要通過政府收費回來的。所以,咱們通過合適的技術來解決這個問題,不給地方政府增加財政壓力。”

  至于高密水務堆放的污泥是否屬于“危險固廢”的問題,李明向記者外示,如果污泥中存在重金屬超標等問題,但責任不全在污水處理集團。

  他舉例稱,“比如一些地方的污水處理廠,流進污水處理廠的污水應該是經各個集團預處理過的污水,應該是用市政工藝就可以處理的。但后來地方不斷的招商引資,有一些重污染的集團就進來了,排的污水未經預處理,這些污水就進到了咱們的池子里了,咱們就需要不斷的加各種藥劑去處理。所以,重金屬超標不是咱們造成的,是上游集團排的。”

  “原來同政府簽訂的文件是,如果因進水不達標導致出水不達標的話,咱們是可以免責的。但由于咱們是末端,一切的問題都匯聚到咱們的污水里面,外現在咱們的污泥里面了。”李明講到。

  “污泥這事,咱們肯定認真、徹底地進行處理。現在已經拉出去幾百車了,還有兩處正在處理。”李明外示,“咱們還在長期有效的解決污泥的問題,現在高密的三個水廠中,二廠已經有一套污泥低溫干化設備,一廠和三廠,6月份設備會進廠,馬上做持續的干化,在消化掉咱們日常產生的污泥的同時,消化一部分歷史存量。”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外作家自己觀點,與湖北快三分布走勢圖無關。湖北快三分布走勢圖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實質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昭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